+ - 書籍違規內容舉報

精彩小說網 www.jingcaiyuedu.com ,最快更新永安歌最新章節!

,最快更新戀戰新夢最新章節!

    “今天累了。”

    顏煌等幾人走后躺在那里抱著嬴雪白:“休息吧。”

    嬴雪白撥弄他頭發:“怎么就累了?去趟長城就不行了?”

    顏煌笑:“我是該鍛煉了,就說不胖吧,好像身體素質有點單薄,你說呢?”

    掀開衣服看著肚子:“雖然也有點腹肌但明顯不是健壯的程度,是瘦的。”

    嬴雪白拉著他衣服:“有什么好看的。”

    打量顏煌:“不過你的確是有點瘦,尤其個子猛躥顯得更瘦了。”

    顏煌笑著臉貼著她胸口:“不是說瘦點上鏡嗎?正常上鏡都胖。”

    嬴雪白揪著他耳朵:“你還在乎這個?”

    顏煌呵呵笑,在她胸口深呼吸,仰頭看著她。嬴雪白推開他的臉:“去刷牙洗臉再睡。”

    顏煌賴著人:“不想動。”

    嬴雪白催促:“快點,都大老板了,講究點。20歲也不是十八九,快去。”

    說完起身拉著他,顏煌有氣無力的就過去了。

    嬴雪白在他洗臉刷牙的時候,拿著一條毯子過去敲敲車頭連接。

    劉悅打開窗戶:“有事嗎?”

    嬴雪白示意:“你過來取一下,車頭冷吧?”

    劉悅開口:“不冷,空調都是一體的。很暖和。”

    嬴雪白開口:“過來取一下,別著涼了。我們一會也休息了。”

    劉悅下車過來取毯子道謝,當然順便在外面小便也沒人知道了。反正就是弄好不打擾他們自己在車頭休息。隔音和視線都很好,為什么強調這一點,過來人嘛。

    男女尤其年輕的,在一起怎么可能安安靜靜?

    當然不是說一定做什么,顏煌和嬴雪白的關系一直糾結。外人是這么看的。當然他不知道今天顏煌是累了,就是睡而已不會“折騰”他姐的。

    洗臉刷牙之后過來睡覺,嬴雪白已經把床鋪好,車內溫度也正好適中并且通風都不錯。

    關燈躺下。

    顏煌抱著嬴雪白輕嘆:“真是,這幾天招待人,本命年顏色服飾都沒機會看你穿。”

    嬴雪白抽他一下:“你一天腦子里就想這些。”

    顏煌笑著,湊到她耳邊:“等他們走之后就穿。”

    “滾~”

    嬴雪白罵了一句,拍他后背催促:“睡吧,不是累了嗎?”

    顏煌恩了一聲,輕聲開口:“哄我~”

    “囈~”

    嬴雪白開口:“這么大個人了~”

    顏煌不管,嬴雪白就輕輕拍著他后背,慢慢的顏煌也就睡了。嬴雪白倒是不累,不夠也晚了。倒是突然發現有反光,才看到自己無意中把戒指又戴出來了。不過也好,也就不摘了,戴起來雖然有點重,但也挺舒適的。

    吐吐舌頭暗自想著。果然如果不是顏煌總把自己仙女化女神化天使化,她自己也就是個,至少她覺得自己就是個普通的甚至虛榮的俗氣的女人。當然她不覺得自己壞,可能偶爾有點裝?

    要找個什么樣的男朋友她想過但和真正發春又不同。

    說是拒絕顏煌可是慢慢的至少本能和身體又好像在接受。

    什么過分的事也都讓他越做越多,從摟摟抱抱到親親我我再到……其他的。

    看著在自己懷里睡著的顏煌,嬴雪白出神揉著他頭發,讓他咕噥一聲抱得更緊睡得更香。

    彎起嘴角,嬴雪白想著也許一個女人一生應該有一個一心一意把你當做寶貝的男人才算圓滿。

    至于別人是不是之后有其他選擇,反正她是沒有了。

    但是她是不會輕易接受和妥協的,除了因為她不想他太得意太容易得到之外,也有一部分是她真的還沒有完全接受和他以情侶關系相處,只是當然會響起他霸道甚至有點強勢不講理的質問董麗娜的母親。什么樣的男人介紹給她相親的話,最起碼各方面要超過他。

    愛情可不是憑空出現的。

    一個乞丐和一個公主不一定不會相愛,但是基本上沒有能接觸到的機會。即便有也沒有共同語言甚至是共同的層次。

    比得過他的有幾個?比不過他的,自己居然能喜歡。那的確有點犯賤,要么就是針對他。有一點點被他束縛的不服氣也沒法壓制他可能會鬧翻天的無奈。

    輕輕揪他耳朵一下,他已經睡著沒反應。嬴雪白也就抱著他,閉眼入睡。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可能真的有點綠茶因為……她此刻秋衣秋褲里面,穿的就是他買的本命年顏色的那套內衣褲。

    不敢也不想告訴他,那為什么……還穿?

    ——

    “還睡啊?”

    “唔~”

    顏煌或許是真的累了,居然難得的自然醒是嬴雪白先,他在后。他說過后醒的是幸福的。

    但是此刻顏煌被叫醒的時候,聞著是嬴雪白身上熟悉的香氣。

    可是卻有點累。

    沒錯,睡了一覺更累。他做了一個夢,這個夢不好判斷是美夢還是噩夢。正常來說應該對幾乎所有人來講是美夢,就是他夢到自己在夢中和很多女人……啪啪啪。

    是很多。而且幾乎都是女神。

    此刻醒來有點記不清,似乎誰都有。現實中接觸過的,熟悉的不熟悉的,比他大的和他同齡的甚至比他年輕的。

    如果說這肯定是美夢,而且夢中的感覺特別真實。就好像明明現實中一次都沒發生過,但是夢中的感覺就是真的。包括……什么感覺。

    可是他不記得有誰,他卻記得沒有誰。

    唯一,是唯一沒有的,居然是他夢寐以求就睡在身邊除了最后的事沒做其他也幾乎都滿足好奇心的,最愛的姐。

    這特么什么邏輯?

    愛誰得不到誰在夢中,沒想法的反而都得到了?!

    沒有他姐的春夢還算是美夢嗎?而且那么多女人和他都經歷過,某種程度這也算噩夢了吧?

    “他們都醒了?”

    顏煌沒睜眼但醒了,開口詢問身旁的嬴雪白。

    “有的醒了有的沒有。朱團來電話說準備早飯了,問我們呢。”

    嬴雪白溫潤的身子就在旁邊,支著頭看著他。

    顏煌恩了一聲,慢慢坐起正要說話……

    “我靠!!”

    顏煌不敢置信的感受一下,慢慢掀開被子看著自己下身。

    嬴雪白疑惑:“怎么了?”

    顏煌沒回應,下床去了洗手間,隨即探身:“姐。能洗澡吧?”

    嬴雪白上前:“能……吧。”

    過去弄著:“不過要等一會需要燒水。”

    好奇詢問:“你干什么在這洗澡?上去洗吧那么多浴室。”

    見顏煌沒說話,嬴雪白探身:“你怎么了?”

    顏煌還是沒多說,不過示意嬴雪白遞衣服褲子。

    嬴雪白回頭找了一下遞過去,沒多久顏煌穿著整齊出來。

    手里拿著什么,見嬴雪白看過去,還第一時間揣起。

    “什么啊神神秘秘的。”

    嬴雪白嘀咕一句,突然反應過來:“你內褲怎么了?”

    忍著笑眨著眼睛:“不會是……是尿床了吧?”

    還真的煞有介事回頭過去看看,其實去之前就知道沒有。兩人睡在一起的,他尿床怎么會自己感受不到?而且也是開玩笑都這么大人了。

    顏煌少有的臉有點紅:“沒有,別亂想。”

    “那你是……”

    嬴雪白又明白了什么,顏煌已經四處找塑料袋,然后將手里的東西裝進去要下車。

    “喂!!”

    嬴雪白一把攔住:“這種東西不要亂丟。”

    顏煌驚訝:“還有講究?”

    嬴雪白打開塑料袋縫隙看著,果然是他的內褲。

    上面似乎還有一些什么痕跡……

    “你還看!!”

    顏煌抱怨拽過來:“說我變態。”

    嬴雪白忍著笑,湊到他耳邊:“夢遺了?”

    顏煌斜眼看著她:“是啊。我和我姐睡一塊,然后這個年紀憋成這樣。就是你一直不給我裝純……”

    “滾~”

    嬴雪白推他一下:“你還甩鍋?!我憑什么就一定給你?再說我早讓你隨便找別人相處。”

    顏煌輕嘆,想起那個夢,就有點沒有心情和她斗嘴了。

    倒是嬴雪白抿嘴笑著,看著顏煌好奇拉過塑料袋:“童男之身,這種東西不要亂丟。要保存。”

    顏煌冷笑看著她:“就如同處女除夜的床單一樣?”

    “去死~”

    你看她調侃人家行,人家調侃她就去死。

    呵,女人。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ahhevh.icu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捕鱼达人开户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19210 黑龙江黑龙江省22选5玩法 青海快3走势图今天快3 北京快3形态一定牛 中兴通讯股票 黑龙江数字6十1 广东快乐十分所有玩法 湖北11选五遗漏查询 双色球玩法介绍及中奖规则 快三预测最准十专家 甘肃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预测 股票软件哪个最好 十分快三技巧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2018 山西快乐10分钟走势图 北京pk10赛车群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