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書籍違規內容舉報

精彩小說網 www.jingcaiyuedu.com ,最快更新麻衣相師最新章節!

    話剛說到了這里,程星河臉色忽然就發了紫。

    看得出來,水靈芝草不夠用了。

    可這四周,偏偏沒長著。

    我趕緊跟水妃神比劃了一下,意思是說我們得趕緊走了。

    水妃神微微皺起了眉頭,我接著就比劃,那個背后真兇,我給你抓來。

    水妃神這才微微點了點頭,看向了周圍幾個海羅剎。

    那幾個海羅剎見狀,立馬全畢恭畢敬的讓開了。

    我帶著程星河要走,回頭看向了海生。

    海生沖到了水妃神身邊,水妃神一下就把他給抱住了。

    我看著這個畫面,說不出的感同身受,心里又是暖,又是酸。

    我媽要有鳳凰折翼的劫難,她怎么樣了?

    我要是出現在她面前,她也會這么高興嗎?

    程星河給了我一杵子,我反應過來,帶著他就上去了。

    一邊游著,程星河的表情也就越來越難看,倆眼直往上翻——說是缺氧,倒不如說是嚇的。

    我沒轍,也不能看著他死,只好把避水珠從嘴里拿出來在水里沖干凈,塞他嘴里了。

    這一瞬,他眼睛終于翻了回來,大口大口的喘氣。

    可這畢竟不是陸地,他喝了一肚子的海水——也巧,一個不小的魚游過去,正在跟著水拉屎。

    他一瞅自己成了魚的馬桶,臉色重新綠了,死命的就往上劃水,似乎一秒也不想在水里呆著了。

    我回頭看向了那個深潭,這事兒終于解決了,海生自己成了水妃神的兒子,三奶奶的下落,肯定也能順利找到了。

    我替他們高興。

    只是,田八郎和海羅剎“大小姐”……她幫了大忙,簡直算是“大義滅親”,我還沒來得及跟她道謝。

    她爹現在被白無常找麻煩,也不知道怎么樣了。

    我記得,老頭兒跟我說過,黑無常是來抓人的,白無常是專門處理公務的,這事兒看來并不算小。

    上了岸,程星河趴在地上就開始噴水,猶如一個淋浴噴頭。

    白藿香和夏明遠也過來了,一看我們沒事兒才吐了口氣。

    現在,天已經一片大亮,光線打的人睜不開眼。

    白藿香給程星河拍背,這貨含著避水珠本來是沒事兒的,誰讓他人慫志短,死命上竄。

    再一看蘇尋也沒什么事了,渾身都已經痊愈了,不過周圍有一些香薰包,是助眠的,估計白藿香讓他先睡,對身體修復更好。

    我算是給他出了這口氣了。

    他們弄清楚了真相,夏明遠氣的推了我兩把:“七星,不是我說你,不是說好了要把江辰和我祖爺爺的事兒給問出來嗎?你下去白跑一趟?”

    程星河一邊咳嗽一邊說道:“七星也是你叫的?你等著天打雷劈吧!”

    我也瞅著他:“要不你自己下去問去。”

    夏明遠一卷袖子:“去就去……”

    說著要把程星河嘴里的避水珠摳出來:“借我一用。”

    程星河立馬把嘴捂住:“你別找借口跟我間接接吻。”

    吻你大爺。

    我說卷毛你還是算了,我怕你下去就上不來了。

    底下的海羅剎女都那么好看,你肯定得去說土味情話。

    不過你這長相下去得讓人當怪物史萊克,說完了就得挨打。

    程星河把避水珠吐出來,攥緊了,看向了我:“七星,說起來,你不是說你知道幕后真兇是誰嗎?哪一個?”

    我盯著后山:“咱們見過。”

    程星河順著我的眼神往后一看,猛地就一拍大腿:“你說的是那個老東西?”

    沒錯,那個山上的道士——能做出以假亂真小道士的能工巧匠。

    蜈蚣庵的白云山。

    程星河一愣:“他?”

    夏明遠也皺了眉頭:“怎么回事?”

    我則直接看向了樹后頭,大聲說道:“您來的好,免得我們還得爬山涉水去找您,不過,躲著干什么,出來說話多敞亮。”

    程星河他們立馬的看向了那棵樹。

    果然,隨著一聲嘆息,一個細瘦的身影從樹后出來了,一只手不停的捻著自己的山羊胡子:“厭勝門少主,名不虛傳啊!”

    那個傀儡道童,也還是一步不離的跟在了他身后。

    之前還算是客套,現在,成了心服口服了。

    不過,他接著就說道:“不過這話貧道就要斗膽討教了,貧道就是出于關心,過來看看幾位,可怎么就成了什么所謂的元兇了?”

    夏明遠也回過神來,低聲說道:“是啊,七星,咱們去找海羅剎,那不也是這個道長給指的路嗎?他們要是一伙的話,何必……”

    他肯定有他的原因了,我看向了他:“給我們指路,也沒想到我們能把這件事兒鬧的天翻地覆,只不過是把我們引到了海羅剎那,想著讓海羅剎把我們給收拾了吧?”

    白云山皺起眉頭,而那個道童則急頭白臉,把他“師父”往前推:“你——你,不可理喻!你們厭勝門邪性的名字在外,還真是跟傳說之中的一樣,不可理喻!我師父跟你沒話好說……”

    說著,推著白云山轉身就走。

    “等一會兒,說完再走不遲。”我接著說道:“不然的話,那不顯得你跟落荒而逃似得,多狼狽啊!”

    白云山的背影一下停住了。

    接著,他轉過了臉,也笑:“我也想知道,你指著什么污蔑我。”

    我對著他一笑:“別的不說——對付水妃神的那個什么天石氣,是你送給田八郎的吧?”

    我之前在水底下就看見,那個田八郎手里的東西,有奇怪的氣。

    那個氣,跟在蜈蚣庵里看到的,白云山身上的,一模一樣。

    “再說了,”我接著說道:“天石氣這種東西,本來就是道家求長生不老,煉仙丹的時候才用的,這地方,可就你一個道家。”

    “沒錯,”白藿香站起身來,也說道:“我記得,這天石氣提煉出來,出爐一個時辰之內才有效,可方圓幾百里都是海,只可能是從你這里弄來的。”

    白云山剛要說話,那個機靈的傀儡道童大聲說道:“就算那個天石氣,是我師父的又怎么樣?實話告訴你們——那天,那些海羅剎前來趁夜找我們,就是跟我師父搶了天石氣,我師父雖然吃了虧,可他性格寬仁,以和為貴,才沒把這件事兒四處抖落,說起來,我師父他老人家,也是受害者!”

    我答道:“這話滴水不漏,抵賴的是挺勁道的——不過我還有件事兒不太明白,請你示下,這天石氣可不是哪個道觀都有的,海羅剎深在海內,你不說,他怎么知道你有天石氣,又怎么會想到蹬門跟你搶?”

    那個小童一下也不吭聲了。

    我接著說道:“還有——那個水下,有一個陣法,是八方朝拜,肯定也是懂行的人給設計的,而且,那位懂行的人,還親自前往田八郎的家里,告訴他陣法被破了,那不也是你嗎?”

    小童立刻說道:“你有什么證據,說是我師父?你親眼看見了?再說了,我師父要是懂這個,那自己的風水,怎么還得你來看?”

    親眼看見倒是真的沒有,不過嘛……

    我答道:“就跟醫者不自醫一樣,我們這一行,也絕對不可能給自己看局設局,這都是要丟飯碗的,常識啊!還有一點——我們當時聽得,出謀劃策的那個人,沒法在水里發出聲音。”

    既然沒法發出聲音,就只有一個可能。

    那個人,跟我一樣,也是陸地人,嘴里,含著避水珠。

    我盯著那個白云山:“要是沒說錯——你身上,現在就有一個避水珠吧?”

    這東西,按理說,可失傳了。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ahhevh.icu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捕鱼达人开户 天津炒股配资平台 上海快3走势 上海快三预测号码今天 今日太平洋股票行情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真准网 七星彩最近1000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走势 江西11选五前三组选走势图 江西快3app 特斯拉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陕西11选五胆拖玩法 云南十一选五今天开奖号 广东11选五最准计划网 多乐彩票官网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奖金 贵州11选5直三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