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書籍違規內容舉報

精彩小說網 www.jingcaiyuedu.com ,最快更新重生之都市邪神最新章節!

最新網址:www.wx.la

    貓里奧賽車,是一款娛樂向道具賽車游戲,玩家可以在幾十個仁天堂游戲角色中選擇一個,配上喜歡的賽車進行玩耍。

    李崢最初拿起方向盤的時候,也只是想證明C2的尊嚴罷了。

    可玩著玩著,他漸漸覺得光線不太好,起身開了吊燈。

    聽到開關“咔吧”聲的瞬間,他突然一個哆嗦,轉望掛鐘。

    已經5點40了!

    兩個多小時,竟然玩了兩個多小時!

    與此同時,一個更想不到的東西出現了。

    【李崢】

    【放松等級:Lv5↑】

    【距離升級:放松0/2160(小時)】

    什么?剛才一直在放松?

    一開始在家做嘗試的時候,打游戲明明是消磨活力的啊。

    還是說,當時玩的游戲不好玩?不喜歡?

    來不及想這些了,舊任務還未完成,新任務已經刷新。

    【請選擇Lv5獎勵——】

    【A】

    【職業選手:將某個游戲玩到登峰造極的水準,并獲取一份職業合同。】

    【獎勵:游戲幣15枚,獲得職業選手稱號,消除過度游戲造成的活力損失,并提升放松上限100%。】

    【B】

    【實踐者:將掌握的知識轉化為實際應用,參與并完成一項耗資百萬以上的實驗或工程項目(不包括住宅及商用建筑工程)】

    【獎勵:老工程師——可以在思維中模擬復雜的實驗及工程設計,更敏銳地尋找到其中的薄弱環節及優化思路。】

    【C】

    【學閥之路Ⅰ:通過100%拼湊的方式,配以中譯中、華麗制圖、制表等技巧,完成并發表三篇正規論文,通篇絕不可能有絲毫原創。】

    【獎勵:游戲幣100枚,獲得學閥ⅠDEBUFF,學習效率-50%,開放全部社交類技能兌換權限。】

    事到如今,李崢也已經熟悉了選項的套路。

    A永遠都是放松類的,B是學習類的,C是不可名狀類的。

    現在的他,即便是見到C,也不至于瞪眼了。

    雖然C看上去很可怕,但仔細想想,似乎有一半的本科生都有完成這個任務的潛質。

    現在回頭想想,如果每次升級都選C,現在大概已經是一號不可小覷的豪強了。

    當然也可能已經鐵窗淚了。

    如果一直選A,大約也能成為一位藝術家,一位明星,一位熱門主播了。

    唯有B,還在披荊斬棘,苦海行舟啊。

    可沒辦法,我的路就在這里。

    不僅看不到終點,那荊棘還近在眼前。

    但我依然會毫不猶豫地劈過去。

    選B。

    再來一萬次,還是選B。

    李崢選擇了【實踐者】之后,再看林逾靜,不禁有些感懷。

    讓她來,怕不是已經成學閥了。

    然后把生物的科研資金全挪給航天局……

    真可怕。

    “餓了,餓了。”林逾靜也放下了方向盤,揉了揉眼睛,“渣猹去做飯。”

    “你讓我做我就做,豈不是很沒面子?”李崢哼笑一聲,握著方向盤坐到沙發前,“決勝局,輸的做。”

    “我不會做啊。”林逾靜剛抱怨完,便自行擺了擺手,“算了,反正也不會輸的。”

    “呵呵,就喜歡你的輕狂。”

    林逾靜這便又拿起方向盤,毫不猶豫選擇了庫巴大魔王。

    她一整個下午都在用庫巴。

    李崢也依然選擇了一只戴眼鏡的烏龜,好像叫朱蓋木。

    原因無它,幾十個角色里,也就它看上去學習比較好。

    噔,噔,噔!

    決勝局比賽正式開始。

    林逾靜起手彎道就開始漂移,撿到道具就扔。

    李崢則化身安全駕駛的老司機,手捏關鍵道具不放,像是在二環路開車一樣穩健。

    而那些NPC選手,本著損人不利己的原則,各種道具亂扔。

    林逾靜一直在1-3名徘徊,李崢則是穩居第4。

    眼見終點近在眼前,突然一道閃電砸下,所有車手都開始原地打轉。

    只有李崢,依然是中年車速穩固前行。

    “早看到你捏了一整把閃電了,”林逾靜在被李崢超車的一瞬間,使勁一按,扔出了自帶追蹤的紅烏龜,“翻車吧,渣猹!”

    卻見李崢突然將手中的香蕉皮掛在車后:“計算之中。”

    咕哧。

    香蕉皮完美抵消了紅烏龜的沖撞。

    Finish!

    李崢率先沖過終點。

    “啊啊啊啊!”林逾靜暴躁抓頭,“香蕉皮還可以這么用?”

    “哼,我第三把就發現了,只要按住使用道具鍵,就可以吊在車后進行防御,一直沒用罷了。”李崢冷笑道,“看到了么,這就是C2的實力。”

    “唔……”林逾靜苦瞪著李崢,“你這把開的也太穩了,連個邊兒都沒擦到。”

    “安全駕駛。”

    “是么……”林逾靜突然一躥,搶過李崢的方向盤,點開了設置界面。

    上面清晰顯示著,李崢開啟了【輔助模式】。

    在這個模式中,車子會在即將開出賽道的時候減速,并自動回歸正確方向。

    可以說,是專門給學齡前兒童預備的無腦模式。

    “唔唔唔!!”林逾靜指著屏幕道,“偷偷開兒童模式!”

    “~~~”

    “自甘墮落啦,C2崢寶寶!”

    “不管……反正贏了……”李崢舔著臉起身道,“去做飯吧,晚飯的菜單是——佛跳墻。”

    “???”

    ……

    廚房中,李崢拉來辦公椅,進入了指揮模式。

    “先把魚唇切成長2厘米、寬4.5厘米的塊。”

    “唔…………”林逾靜看著大頭魚,整個人都~~~起來。

    “搞快點。”李崢指著案板道,“后面還要給雞、鴨剁去頭、頸、腳,給豬蹄尖剔殼,刮洗羊肘呢。”

    “渣猹……我們商量一下……”

    “沒有猹,請不要食用野生動物。”

    “呃……”林逾靜~~回頭,“我……我做別的家務好不好,這個太難啦……”

    “呵,不做飯不知李崢恩啊。”李崢翹著二郎腿尋思起來,“你覺得你還能做點啥?”

    “我可以……掃地?”

    “不夠。”

    “擦地?”

    “不夠。”

    “刷碗?”

    “再來點。”

    “洗菜?”

    “差不多了。”李崢托腮道,“再加一個,明天吊床我睡。”

    “不要得寸進尺……”

    “呵,輸的人有資格說這個么?”

    “用兒童模式的人有資格說我么?”林逾靜一咬牙,“掃地、擦地、刷碗、洗菜,就讓步到這里。”

    “不行,我要睡吊床。”

    “談判破裂!”林逾靜一揮臂,“出去吧,我自己做飯。”

    “哼,有志氣。”李崢拿起手機道,“菜譜發給你,我去學習了。”

    ……

    兩小時后。

    一鍋醬黃色物質搬上了桌。

    里面的每一種食材,都完全不知道是什么。

    李崢試著撈出一勺。

    有成坨的桂皮,煮爛的蘑菇,以及各種奇形怪狀的蔥段兒。

    再下面,是血肉模糊的雞架。

    李崢明白了,什么才叫黑暗料理。

    “吃!”林逾靜滿面殺意,將一碗明顯夾生的米飯推給了李崢,“第一次做飯,你可要支持啊。”

    “……”李崢顫聲道,“你……你先吃。”

    “嘁。”林逾靜自己拿起勺子,撈了一塊像是肉的東西出來,“只是賣相不好罷了。”

    就在她送到嘴里,嚼第一下的時候,表情可見地詭異了起來。

    但她還是嚼了下去。

    一口。

    兩口。

    吞咽。

    吃下去后,她已經喘起粗氣,滿頭冒汗。

    “好……好吃……”林逾靜顫顫拿起勺子,親手為李崢挖了一大塊什么東西,“我吃過了……該你了……”

    “我……”李崢緊握雙拳,“我提出一個解決方案,把這個扔掉,現在煮點速凍餃子怎么樣……”

    林逾靜擦著嘴角冷笑道:“誰煮?”

    “我煮……”

    “以后呢?”

    “都我煮……”

    “吊床?”

    “你的……”

    “我需要做什么?”

    “在客廳打游戲就好了。”

    “哎呀你都這么說了,那就沒辦法啦,快去吧去吧~~~”

    “……”

    李崢再次進入廚房,就好像來到了一個剛結束戰斗的戰場。

    四面八方,到處都是食材的殘肢殘液。

    太可怕了。

    絕對不能再讓這個女人進廚房。

    煮餃子的時候,李崢實在耐不住,向前輩傾訴起來。

    【李崢:事情就是這樣,太難了。】

    【李毅:唉,差不多差不多,我也不敢讓你媽進廚房。】

    【李崢:你那是沒人權,我能跟你比嗎?】

    【李毅:小同志,話可不要亂說,這是男人的擔當。】

    【李崢:刷碗也是?】

    【李毅:你什么時候見過你媽命令我刷碗了?我那是喜歡刷碗。】

    【李崢:擦地呢?】

    【李毅:醫務工作者,愛干凈。】

    【李崢:工資卡呢?】

    【李毅:……兒子,別說了。】

    【李崢:唉。】

    【李毅:唉。】

    他們并不知道,客廳的人正在進行著另一場對話。

    【林逾靜:(黑暗料理圖片)】

    【林逾靜:不會做飯5555。】

    【沈聽瀾:我也不會。】

    【林逾靜:那……不會也沒事吧?】

    【沈聽瀾:……這要看從哪個角度說了,對工作而言無所謂,對家庭而言……嗯,我沒資格指點別人。】

    【林逾靜:啊,他是渣男,跟這個沒關系啦。】

    【沈聽瀾:又有部件到港了……我得過去一下。】

    【林逾靜:快去忙吧。】

    【沈聽瀾:總之,如何相處,多少留給自己,多少給予對方,這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林逾靜:聽不懂,好奇怪!】

    【沈聽瀾:(捂臉笑)】

    2分鐘后。

    李崢第一鍋餃子剛燒上水,林逾靜便再次降臨到廚房。

    “別……別……”

    李崢惶恐退了一步,才發現林逾靜是穿著圍裙進來的,手里還提來了一個大號垃圾袋。

    猝不及防間,她已經一言不發地收拾起廚房的殘局。

    李崢目瞪口呆。

    還有些感動。

    “啊,長大了啊……都懂事了……”

    “閉嘴!”林逾靜咬著牙扒拉起魚骨,“吊床我的。”

    “哈哈,你的你的。”

    ……

    簡單吃了一頓餃子后,李崢還未動手,林逾靜竟主動收拾起碗筷。

    李崢坐在辦公椅上,看著她忙前忙后,擦桌掃地。

    整個人都如騰云駕霧一般,舒爽的飄了。

    地位。

    他感受到了地位。

    想來也對。

    自己畢竟是物理競賽的勝者。

    承受林逾靜的敬畏,擁有這樣的地位,也是理所應當的。

    看著唔唔擦地的林逾靜,李崢享受著抬起了手:“那里,沒擦干凈。”

    “咯!”林逾靜頓時停手,怒瞪過來,“???”

    李崢一個哆嗦起身:“所以當然要我來擦,我力氣大。”

    不對……

    好像哪里有偏差。

    暫時先妥協一下吧。

    怕是要IPHO再贏一次,這地位才穩。

    ……

    收拾完畢,李崢回到辦公桌前,準備繼續下午未完成的學習。

    林逾靜先是去陽臺掃了一眼發射塔,而后又打開游戲機,趴在沙發上蹬著腿兒玩了起來。

    這次,她玩的好像是一個料理游戲,操作餐廳后廚的小人剁肉、做菜什么的。

    李崢不時抬頭看一眼,似乎還很有意思。

    因為切菜、煮飯等等這些事,都需要一定的時間,為了在更短時間內做出更多的菜品,就需要一定的計算和統籌,并且一定可以用數學方法,計算出最佳方案。

    就像是做實驗。

    不知不覺,李崢抬頭看得越來越勤。

    就像看游戲直播一樣,玩的人水平怎么樣不好說,但那些彈幕一個個無疑都是最強王者。

    “不對不對,應該先蒸后炸。”李崢指點道,“你這個操作最后至少虧5秒。”

    林逾靜這次根本沒理他,自顧自蹬腿兒繼續玩。

    “哎,你倒是罵我一句啊。”李崢搞得頭皮發癢。

    “不理你。”

    “這游戲這么好玩嗎?”

    “有雙人模式,不帶你玩。”

    “誰愛玩啊……等等……這里應該先刷盤子再做菜的。”

    “我就不~~~我就眼睜睜地等著米飯煮熟,什么都不干~~”

    “不要啊,你這樣是在侮辱這款游戲。”

    “~~~我還一次就煮一碗,一碗一碗煮,我氣死你。”

    “住手!”李崢再次放下了IPHO試卷,“看不下去了,我來教你玩。”

    當李崢拿起手柄的時候,他還并不知道這款游戲的花名正是《分手廚房》,在雙人合作模式中,曾有無數隊情侶,因玩法爭吵,而鑄就了血海深仇。

    然而當李崢進入合作模式的時候,林逾靜突然一改之前的胡來作風,坐定認真了起來。

    每次李崢還沒來得及說想要什么食材,就已經扔過來了。

    而林逾靜正要切卷心菜的時候,切好裝盤的卷心菜已經送到桌前。

    一個晚上,二人幾乎一言不發,卻又滿面笑容,好像回到了當時集訓實驗的時候。

    這也無形間證明了,之所以有人因為《分手廚房》而分手。

    只是因為數學不好。

    待到十點來鐘,他們已經全程滿星過關,把這個游戲玩完了。

    “唔~~”林逾靜往沙發上一靠,“玩通了,卡帶賣給張小可吧。”

    李崢也滿面紅潤地放下了手柄,轉頭問道:“小可還有功夫玩游戲?”

    “她玩的比我兇好吧。”林逾靜比劃道,“動物島友會都被她玩成海島大亨了。”

    “想不到。”李崢仰面靠在沙發上嘆道,“游戲原來還挺好玩的,就是有點耽誤學習。”

    話罷,他伸了個懶腰起身道:“行了,我這次必須把耽誤的補回來了。”

    他這便又回到桌前,重新展開了試卷。

    林逾靜見狀,轉手就祭出了動物島友會,還給張小可打了個電話,蹦蹦跳跳地上了一個名為【犬之島】的地方。

    眼見李崢頭也不抬,她成心大笑道:“哈哈,小可島上有好多狗狗居民。”

    李崢這次卻依然沒有抬頭,只專心解題。

    林逾靜又勾引了十分鐘,李崢依舊巋然不動。

    她也只是一笑,在游戲里對張小可說道:“好了,該休息了。”

    張小可:“別啊,才剛來,貼貼!”

    林逾靜:“不貼了,去學習了。”

    張小可:“???這個時間學習,你被師父傳染了?”

    林逾靜:“起開起開,玩了一天該學習了……”

    張小可:“完了,這么一說我也玩了一天了,好有負罪感……”

    莫名其妙地,十點來鐘,大家都開始學習了。

    只是,當李崢學完起身的時候,林逾靜已經趴睡在餐桌上。

    李崢嘿嘿一笑,湊到她身旁突然吼道:“哎呀,火箭發射啦,錯過啦!”

    “啊啊啊啊!”林逾靜瞪眼驚起,二話不說撲到了陽臺上。

    反應過來以后,扭臉就捶了李崢一頓。

    捶和挨捶的都痛快以后,又都望向了燈火通明的發射塔。

    “確定是后天吧?”李崢問道。

    “具體還要看天氣,要明天才最終確定。”

    “所以能告訴我秘密發射地點了么?”

    “嗯……很明顯啊,你猜不到么?”

    “啊?”

    “猜猜看吧。”

    李崢嘟囔起來:“比這里還要好……那就是代表比這里還近,比這里還高……”

    他說著望向前去:“可那個方向沒有高樓了,海灣角兒的那座山倒是挺……”

    李崢一愣,眼睛鎖定了那個朦朧的黑影:“山頂?”

    “嗯哼。”

    “那個山讓進么?有路么?”

    “沒對外開放,不過有條小路。”林逾靜指著山頂若有若無的燈光道,“那邊有一個信號塔,需要人維護。”

    “原來如此……”李崢凝向山間,不禁搓起手來,“那么近……那么高……完美,太完美了!”

    林逾靜神氣道:“是不是沾我光啦?”

    “誒,怎么是你,是阿姨的光。”

    “那還不是我的光。”

    “我跟阿姨好關你什么事?”

    “渣猹!出去,睡外面。”

    “好啊,阿姨讓我滾我就滾。”

    “你等著。”林逾靜這便拿起手機,但又心一軟,“這幾天她太累了,還是不要打擾她了……”

    李崢露出了老父親一般的微笑:“還真是長大了,懂事了啊。”

    “哼。”林逾靜收起手機,背著手蹦跶向臥室,“明天有航天中心的參觀,不帶你去了~~~”

    “???”

    “晚安哦~~”

    “別這樣……明天幾點?”

    “~~~”

    “早餐想吃什么?法國蝸牛我都給你弄過來。”

    “想吃煎餅,兩個雞蛋的。”

    “……成,我……我給你攤。”

    “哈哈,睡覺嘍。”

    人與人的悲歡,其實是互通的。

    有人悲,則有人歡

    明明都是睡覺,都是躺在差不多的床上。

    有人是在期待著第二天的美味中入眠的。

    有人卻是在研究攤煎餅技巧中輾轉不眠的。

    頂點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ahhevh.icu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捕鱼达人开户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组选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是怎么回事 新疆11选五5开奖 可以自己开通创业板吗 2020年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浙江体育彩票20选5走势 好彩1走势图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当到金多多策略 上证指数走势图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玩法稳赢 河北快3开 一分快三计划app 陕西省快乐十分走势 江苏快三选号技巧集锦 股票的趋势怎么看 上海11选5第45期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