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書籍違規內容舉報

精彩小說網 www.jingcaiyuedu.com ,最快更新面具嬌妻:惡魔總裁好霸道最新章節!

www.,最快更新面具嬌妻:惡魔總裁好霸道最新章節!

    他辛苦地為她準備晚餐,結果她卻開口說的第一句話是:肖落和乃恩呢?

    他們兩個難道就真的比他羽凌峰還要重要?

    他現在都在懷疑那一天晚上被騙的人是她還是自己?

    她說她確定她喜歡自己的話肯定也是假的吧!

    “哦。”白淺淺垂下頭,“他們兩個出差怎么都沒有跟我說呢?”

    為什么要跟她說?

    她到底把他們兩個人定位成什么?

    羽凌峰臉色再一次沉了,他現在真的相信那一天晚上最笨的人是自己,竟然就因為她那句她喜歡他的話而樂到現在。

    “吃飯。”羽凌峰把她拽到餐桌前,狠狠地刮了她一眼。

    白淺淺望著桌上的紅酒,蠟燭,還在桌前幾乎大得刺眼的紅色玫瑰心……

    好像,很浪漫的樣子。

    羽凌峰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她。

    她就不能給點反應?女孩子不是都喜歡浪漫的嗎?怎么現在她一點被浪漫驚喜到的表情都沒有?

    “白淺淺?”這女人到底是失憶了還是傻了?

    她能不能給點反應?

    悠揚的二胡曲調迎合著燭光拂動的頻率慢慢地響起。

    同時,悅耳的鋼琴聲也慢慢地附和起來。

    白淺淺的目光還一直盯在那玫瑰紅心上,什么歡樂表情都沒有,有點像……迷茫。

    應該是迷茫。

    她是不認識玫瑰還是不認識心?

    好久,白淺淺才抬起頭,一副好奇地樣子盯著羽凌峰,“你確定這個東西能吃?”

    ……

    羽大少爺這回是徹底無語了。

    她盯了那個玩意那么久,不是因為感動,不是因為喜歡,不是因為不可置信,她竟然是……把它當成食物了!

    靠!

    現在是什么情況?哪個渾蛋說她只是失去了以前的記憶,她現在明顯智商也跟不上以前啊?

    以前本來就不聰明了,現在竟然更笨!

    “當然不是給你吃的!”好心情被破壞,羽凌峰簡略地揮手,旁邊的傭人趕緊將紅色玫瑰心拿走。

    “我就知道那東西不是吃的,是肯定看的吧,很好看!”等紅心被拿走后,白淺淺這才一副想通了的表情,點點頭,臉上的笑意很唯美。

    淡淡的燭光照在她的臉上,將她的五官襯得或明或暗……

    羽凌峰靜靜地望著她,什么話都沒有說。

    不說話時候的她,給人一種想要保護的感覺。

    “怎么了?”他為什么那么看著她?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然,白淺淺伸手理了理自己的頭發。

    羽凌峰移開目光,臉色沒什么不一樣,只是拼命地拿著酒杯喝酒。

    酒有那么好喝么?

    白淺淺湊近了一點,奪過了他手中的酒,一仰脖子便喝干凈了。

    的確是酒,很不好喝,白淺淺劇烈干咳著,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這么難喝的東西他怎么喝得那么HIGH。

    “你干什么?”羽凌峰著急地替她倒了一杯水,看著她在那里狼狽的咳嗽,已經失去了一貫的篤定,“男人喝酒女人搶什么搶?”

    “不都是應該男人和女人一起舉杯喝酒的嗎?”他一個人在那里喝個什么勁!

    ……

    羽凌峰臉白了一下,他就知道這個女人不省心,現在連他喝酒都要管。

    “誰要跟你一起舉杯喝酒!”

    “你不想跟我求婚?”白淺淺有些疑惑,她剛才看懂玫瑰不是他做的蛋糕的時候就在想,他會不會要跟他求婚,結果,好像是她想多了。

    聞言,羽凌峰劇烈地咳嗽起來,咳得滿臉通紅。

    她怎么會知道他今天是想跟她求婚的?

    “白淺淺,你就那么想嫁給我?”好不容易喘了口氣,羽凌峰抬起頭來,臉上漾起了一絲得逞。

    他今天的心情真是大起大落,手也在此時朝胸口摸去。

    “沒有啊。”白淺淺很誠實的搖頭,“我只是以為你要跟我求婚而已,我剛才正在想怎么拒絕你!”

    “……”

    她在想怎么拒絕他?

    羽凌峰英俊的臉上已經掩飾不住他此時的狼狽和失望。

    果然,她雖然記得喜歡他的感覺,但那種喜歡遠不至于想要嫁給他。

    羽凌峰移開了目光,將摸戒指的手縮了回去。

    人家都沒有想嫁,他那么急著娶干什么?

    “你剛才是真的想要跟我求婚嗎?”白淺淺很認真地看著他。

    “開什么玩笑!我才不會急著把自己的幸福斷送在你的手里。”羽凌峰倒抽了一口氣,像是發泄似的拿起牛排,狠狠地嚼起來。

    白淺淺皺眉,不求婚就不求婚唄,何必說得那么難聽。

    什么叫將幸福斷送在她的手里?

    她可沒有那么大的殺傷力。

    “還看什么看,吃飯!”話那么多,說的還都是一些廢話。

    羽凌峰不悅地吃著,時不時盯白淺淺一眼。

    白淺淺疑惑地看著他現在的樣子,對他前后反差極大的反應有些不能理解。

    白淺淺的記憶也在慢慢平和的心情中漸漸恢復,只是自從那一次之后,羽凌峰再也沒有提過要跟她結婚的事。

    羽凌峰的房間越來越神秘。

    之前他還會同意她時不時進去,后來他索興直接將房間關死,再也不允許她進入。

    他的房間,除了吳媽誰也不能進。

    這是不是代表著,他真的一點都不想娶她了?

    白淺淺看著再一次緊閉的房門,心酸的移開了目光。那個笨蛋,他的腦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啊,他明知道自己當時還沒有恢復記憶,對很多東西都很排斥的。

    她現在已經明里暗里跟他說她恢復記憶的事情好幾次,可他就跟完全聽不懂一樣,還是不理會。

    難道他已經有新歡了!

    白淺淺撇了撇嘴,傷心地垂著眼睫。

    她恢復記憶和沒有恢復記憶的時候差別很大,恢復記憶之前她很活潑,無論什么時候都是笑呵呵的,嘴角上翹,笑得連吳媽這樣的老古董都被她的笑意感染。

    而現在,她沉默的時間越來越多。

    看著她現在苦惱的樣子,吳媽好奇地湊過去,坐在她的旁邊,“少奶奶,你在想什么?”

    到底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

    “沒有什么。”白淺淺微笑著,又恢復了以前快樂的樣子。

    既然羽凌峰短時間還不想接受她恢復記憶的事實,那她就暫時不恢復好了。

    “真的沒事?”這完全不像是沒事的樣子啊。

    “真的沒事啦吳媽。”白淺淺吐了吐舌頭,她能告訴吳媽她是在擔心羽凌峰不要她的事情嗎?她臉皮很薄的。

    “我看到少奶奶你一直盯著少爺的房間,是不是想進……”

    “沒有,我一點都沒有想進去!”不讓她進,她干嘛要進!

    “啊,不想進啊!”吳媽明顯有些失望,她還以為白淺淺想進呢,要是想進她一定會同意她進去的。

    對,她不想進去,一點都不想進去。也許里面羽凌峰就藏了一個絕代的美女,她進去干什么?

    努力說服自己,可還是忍不住抬頭望了他房間一眼。這個男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難道他真的已經氣餒了?

    她已經想起他了,也已經承認他了,可是他卻一直不碰她。

    他們兩個不是合法夫妻嗎?

    難道他真的就打算任由他們兩個這么發展下去。

    不想了。

    白淺淺拍了一下腦袋,再想下去她真的會再一次受創的,雖然她清醒那天還是有些無法接受林語芊的事情,但……她現在更無法接受他不要她的事實。

    他怎么可以不要她!

    羽凌峰回來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回自己的房間,在里面足足呆了半個小時后這才穿著家居服下樓,看到白淺淺,微微笑了一下,表情紳士有禮,卻疏離得很。

    他的房間里肯定有隱形美女,肯定是這樣的。

    白淺淺嘟了嘟嘴,很明顯不高興了。

    “今天怎么樣?”羽凌峰沒有發覺她現在的異常,伸手輕輕地碰了碰她的額頭,卻被白淺淺很敏捷的避開,“我很好,我想過了,我不能再繼續呆在這里,我要離開!”

    “……”砰——

    吳媽手上的東西掉在地上。

    這是什么情況?

    “要離開,為什么?”羽凌峰也蹙起了眉頭,他這段時間對她還不夠好,她不想記起,他就沒有再為難她記起,知道她不愿意他接觸,他每天晚上忍著欲火不碰她。

    她怎么還想要走?

    “我不想留在這里。”她再也不想要每天看到他的疏離,這算什么。

    “吳媽,陪我到樓上收拾東西!”白淺淺推開羽凌峰,噔噔上樓去。

    她有什么東西呢?

    她的東西那么稀少。

    幾乎她所有的東西都是羽凌峰給的,如果真要走,她還真不知道自己應該拿走什么。

    掃了一眼,白淺淺眸光突然凝重,她想起有一樣東西是肯定屬于她的,但是好像不見了。

    那天在街上她讓街頭藝人捏的泥娃娃呢?怎么不見了?

    “你在找什么?”吳媽好奇地望著白淺淺,她不是來收拾東西的嗎?怎么什么東西都不收拾?

    “吳媽,你有沒有看到我的泥人?”白淺淺轉過對問她。

    泥人?

    吳媽下意識地指了指隔壁羽凌峰的房間,“好像在少爺房間里。”

    ……

    他竟然偷她的泥人。

    無恥!

    白淺淺氣惱地瞪了房間門口的羽凌峰一眼,羽凌峰靠在那里,身子慵懶,漆黑的墨眸一直深深地凝視著她,好像想從她的臉上看穿什么東西。

    她說泥人。

    她記得泥人了?

    “羽凌峰,我的泥人呢?”白淺淺走到羽凌峰面前,雙手一攤,“還給我!”除了那個東西,其他的東西她都不稀罕要。

    羽凌峰低眸瞥了她的手一眼,唇角微微一勾,笑得很慵懶絕色,“你不是想要泥人嗎?在我房間里,自己去看!”

    她才不要去他的房間里看那些污穢的畫面。

    白淺淺鼻子哼了一聲,“吳媽,麻煩你去幫我拿一下!”

    “白淺淺,泥人就在房間里,你要是不稀罕,我也不會主動拿給你!”羽凌峰臉上的笑容凝了下去,轉身就打開房門,再重重地關上。

    ……

    王八蛋。

    白淺淺撇了撇嘴,她其實真的……很想看看里面到底變成啥樣了。

    其實,拿泥人應該是一個幌子吧。

    不對,她其實是想進去拿泥人的,順便再看看他的房間而已。

    白淺淺推開門,屋子里漆黑一片,羽凌峰都不知道開燈的!

    從房門后突然竄過一個人影,直接從身后將白淺淺緊緊地抱住。

    咳——

    白淺淺嚇得瞪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氣,低聲吼道,“羽凌峰,放手。”這呼吸這氣息跟他一模一樣,不是他又是哪個?

    “你想起來了是不是?”羽凌峰沒有乖乖松手,低下頭唇輕輕地在她的耳畔拂過。

    她肯定是想起來了,不然她怎么會記得泥人?

    白淺淺僵了一下,她都已經暗示他那么多回了,他現在才相信她已經恢復了記憶?

    “是全部記起來了嗎?”羽凌峰試探性地問,這一刻對他來說真的太不像真的了。她知不知道他連做夢都想她能夠記起來。

    “我記沒記起來有什么關系?”她反正都說了要走。

    “當然有關系,我的老婆!”他是她的老婆,他要補給給她完整幸福的婚禮。

    “我才不是你的老婆!”

    白淺淺有些生氣地推開他。

    羽凌峰卻把她抱得緊緊的,完全不讓她松開,“你不是我的老婆,那我就真的要光棍一輩子了!”沒有她的床是冰冷的,他好想每天都擁抱著她入睡。

    “你別抱著我,好難受!”他還一直貼著她的脖子說話,他知不知道他現在的姿勢好暖昧。

    渾身好癢。

    “那你告訴我,你到底記起來沒有?”他要聽到她親自承認。

    “記起來了,我早就告訴過你我記起來了!”白淺淺實在癢得受不了,抖了抖肩膀。

    真的記起來了!

    他剛才真的好害怕她說……沒有。

    羽凌峰松開了手,白淺淺轉身就想要逃走,卻被白淺淺一把摟在懷里,“既然都想起來了,那你還要走?”

    她就那么忍心看著他一個人孤零零地呆在這里?

    她走跟她記沒記起來有什么關系?

    “羽凌峰,就是因為我記起來了,所以我要走!”白淺淺有些生氣地轉過頭,“把小泥人還給我!”

    那是她的東西。

    “好。”羽凌峰認真地看著她,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

    他轉過身,開了燈,原本漆黑的房間頓時亮堂起來。

    白淺淺睜大了眼睛,腦子有些懵,還是沒有反應過來。

    他的房間里怎么會有那么多泥人?

    他明明記得自己當初只讓那個藝人捏羽凌峰的樣子啊,怎么現在連她的樣子都有了,而且還是一個很挫的樣子,一點都不漂亮……

    羽凌峰走到一對對‘他們’面前,依次按動了開關。

    “白淺淺,我好想抱著你睡覺。”

    “白淺淺,剛才我去偷偷看你睡覺的樣子,你肯定不知道你睡覺的樣子有多可愛。”

    “白淺淺,今天打雷,我都已經做好了英雄救美的準備,結果你竟然找吳媽也不找我……”

    “白淺淺,我的無名指上戒指的痕跡快要消失了,你再不記起來怎么辦?”

    “白淺淺,好痛,心這里的位置好痛。”

    “白淺淺,我們的泥人都已經生了一窩泥人了,我們現在卻一個都沒有生……”

    拜托,那些小泥人寶寶都是一個一個小圓圈……生的速度當然快。

    白淺淺抬起頭盯著羽凌峰,明明是想白他一眼的,卻怎么也白不起來,嘴角也慢慢揚起了一個幸福的弧度。

    她真的……好喜歡好喜歡這些小泥人。

    “白淺淺,我知道你很想進我的房間,可這些小泥人怎么辦?你不會生氣摔了他們吧!”

    “白淺淺,怎么辦?還是睡不著,我一夜沖了三次冷水澡了。”

    “那個藝人說現在閉著眼睛都知道你和我長什么樣子,他銘記了我,可是你卻在慢慢地將我遺忘。”

    “白淺淺,在你遺忘我的時候我看誰都是你,但你在遺忘我的時候看誰都不想看我。”

    “老婆,什么時候回家?”

    老婆,什么時候回家?

    老婆,什么時候回家?

    后面的泥人都是這一句話。

    白淺淺的心隨著那一句句話不停地顫抖著。

    他竟然不知不覺間弄了那么多的泥人?

    她還以為,他在房間里藏了什么……什么美女。

    “對不起。”白淺淺心虛地退后,他剛才說,在她遺忘他的時候他看誰都是她,但她在遺忘他的時候看誰都不想看他。

    原來,她失憶的這段時間傷他那么重。

    “你就應該說對不起!”羽凌峰得了便宜還賣乖,這段時間,他受的罪的確不少。

    明明每天都能看到她,明明每次看到她都想吻她抱她,卻還是忍到了現在。

    “好啦好啦,我錯了還不行嗎?”白淺淺笑彎了眼睛,下一秒,整個身體被他抱起來。

    剩下的話全部埋藏在他深深的吻中。

    他有多久沒有這樣抱著她了?

    很久很久了吧。

    羽凌峰貪婪地壓在她的身上,近距離看著她美麗的樣子,臉上掠過完美的笑意,眼睛里全是濃濃的欲望。

    “老婆,我愛你——”

    十天后,E市出現了盛世婚禮。

    據說,婚禮當天曾經出現了兩個神秘男人秘密跟新娘表白,最后在新郎強勢脅迫下,新娘滿臉不悅地參加了婚禮……

    婚禮現場本來是全球直播,結果最后,新娘和新郎在眾目睽睽之下鬧翻了!

    原因是,新娘不滿新郎打自己的朋友。

    羽凌峰暴力是出了名的,他無比郁悶地瞪著那些記者,一腳踹翻了一臺攝影機,再次直播時,新娘新郎換人……

    換下新娘妝的白淺淺坐在秋千藤上,一遍一遍地翻閱著畢乃恩在羽家時留下的日記。

    【在有限的時間里,我認識了你,你打開了我的一扇門,卻又關閉了我的一扇門,從此,我的世界里全是你,而你的世界里,卻再也沒有我。】

    只是短短一句話,卻包涵著他所有的一切。

    畢少爺,我希望你幸福。

    而在畢少爺的日記里面,還夾了一封信。

    信上的字很溫潤,一如他的性格一樣,卻讓人覺得無比溫柔。

    【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里,謝謝你讓我的十一年過得豐富多彩】

    如果沒有她,他的一生都將是平淡的。

    因為有了她,他的后半生會孤獨會偽裝,但至少,他真實過十一年……

    ——結局——

    三年后。

    N.T成為了全球的商業老大,而將勢力轉向歐洲的K.O也做得有聲有色,占據歐洲大半個市場。

    畢乃恩接手了畢家,將勢力轉向了北美洲。

    只要有K.和畢氏的地方,N.T勢力都絕不涉足。

    而K.O總裁和畢氏集團總裁皆終生無妻。

    (全文完)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精彩小說網 . http://www.ahhevh.icu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版權申明/書籍屏蔽申請

捕鱼达人开户 信用最好的棋牌游戏app 四川熊猫麻将下载安 欧冠历届冠军 云南临沧麻将手机版 青海11选5出号走势图 35选7好运彩开奖结果 华东15选5历史查询 香车美女捕鱼机 闲来陕西麻将手机版下载 nba球员 快乐十分计划彩专家 11选五5开奖一定牛 22选5一等奖中奖机率 福建36选7开奖软件 大圣娱乐平台 上海雀友麻将机故障